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ai626588的博客

无为即有为,有为就有味。燃情岁月,做一支会思想的芦苇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书有用吗?  

2009-04-27 11:26:57|  分类: 教育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你傻了吧,这还用问,当然有用啦!

自古以来,读书人,秀才,有学问。金榜题名时,就如漂亮媳妇迎进门,儿子呱呱坠地似的,那个高兴劲甭提了,你看看范进中举以后就明白了。真是可敬可怜啊!回想从祖辈开始不知有没有读过几天书,到老父那里上过几年小学,靠着喜欢看书,算有点文化,懂点事理,相信读书,于是节衣缩食,苦心培养我们几个子女,应该说略有成果。

及至自己做了教师,更体会了读书的重要,隔三差五,反复教育学生好读书,读好书,学习做人做事。不管怎样的学生,每天给他们洗脑,头脑风暴,不怕你不改变,不怕你不学好。我在想,我们做学生思想工作的时候底气是否足够?不要自己说的话连自己都有疑问,那可不妙了,效果会大打折扣。

女儿小学时学习不是太好,可能贪玩不用功,我们也不去管她。但争气的是从初中到高中年年有所进步,高考正常发挥,现在大学也优秀,确实给我们长脸了,父母引以为豪。但这种自豪感现在正在日渐减少,为何?不是女儿的问题,她从小就不太需要我们操心,学习自觉,是一如既往的努力。当然象牙塔里,天之骄子也有混日子的,我倒并不是看不起有些所谓的这学校那学校,就觉得不光是钱的问题,有钱也不一定就能成事。我的大学我的学,大学生这几年实在是增长得够快,社会准备好了吗?鱼龙混杂,优秀生敌不过蹩脚生,为什么呀?因为他们也许出生好,有一个好爹好娘好亲戚,有钱有权看势有背景有关系,而我们什么都没有。如今就业这么难,找工作,找好工作,难于上青天,如何是好?不要说十几年寒窗苦读,单就经济负担也是挺沉重的。现在家里有个大学生却骄傲不出,反而变成一累赘,一心病,吃饭不香,睡觉不甜,还不知大学是不是白读了,钱是不是打水漂了。听说重庆有上万名学生放弃高考,是否属实?如真,大家作何感想?就像大学生一蜂窝都去考公务员一样,有点社会倒退了,国家是什么导向?一个什么态度?为什么公务员弄得高高在上?为什么都要去挤公务员这座独木桥?为人民服务,还是为人民公仆服务?怎么去以身作则?看看大学生像过江之鲫没头苍蝇那样找工作,放弃高考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,大学生和初中生民工一起竞争,做同样的工作,读大学何用?还不如省几个钱省几年时间早点做事早点赚钱来得实惠。想想女儿很快就会毕业,到时候找关系没有,送钱也没有,找个好人家吗?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人品,性情,责任心,学历,身体,家庭,工作等等是应该考虑的。没有自己的事业是空虚的,依附于人也是别人瞧不起的,所以到时找个好点的工作是当务之急,靠自己,靠别人,一句话,难,难也要上,华山一条道,别无它法。

中国最大特点是人多,再不能说地大物博,那不符合国情,一平均都到一百多位了。现经济危机,雪上加霜,这个情况以后会好转吗?我们从好里想,应该会好起来吧,怎么听来感觉有点中气不足呢。先不去想烦人的工作问题,多读书提升自己的素质,有点文化底蕴,多懂些道理,说话做事别人一看就不一般,有修养。你如果不读书,或读很少书,整个一文盲一老粗,一举手一投足,一看就那个……特别是贫困地区,家里穷小孩多,女孩子读书很少,许多小学都没读完,就辍学出来打工挣钱了。他们认为女孩早晚是别人家的,读什么书,帮别人去读吗?不值。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读不起,一进一出这笔账谁都会算。但我说这种急功近利的思想也是害人,正确的做法是努力去读,读到那里算那里,这样就不留遗憾。

读书你说有用也有用,你说没用也没用,看你怎么去想,从什么角度看,书还是应该读,等我女儿工作后还要叫她去读研,继续深造,把我们没读完的书接着读下去。

 读书有用,非常有用,应该认真读好,读出滋味,读出乾坤。

我们教师应该对学生进行正面教育,我是这样做的,读好书,好读书,学习好,一切都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